喵吱小酒

可否还真(逸真 庭真)

写完第八章我的感受是我前七章都在坐着小竹排顺水流,第八章直接坐上了飞机(本来想说高铁但没有车)是的,完结撒花

第八章 下(完结)

 “这”风刃一脸为难地看着羽还真,心中暗爽:我的儿子就是那么惹人爱。

     羽还真一把拉起了白庭君:“庭君哥哥你起来,我说了你喜欢我一定是蚀骨钉的原因,我会治好你的,还有你风天逸,你不是喜欢苓姐姐吗?”

     “我那是为了保护你,我承认我一开始确实是被易茯苓吸引了,因为她是韶舞而我是片羽,只是我真的太喜欢你了,这一世我只想做喜欢羽还真的风天逸,还真,你也喜欢我的,对不对?”风天逸双手紧紧抓着还真的肩膀,一字一句都来自肺腑。

      “不,还真,你不要被他的花言巧语欺骗了”

       “你们都不要说了,父王,我想娶苓姐姐,你能赐婚吗?”羽还真不想伤害苓姐姐,从前喜欢苓姐姐的两个人莫名其妙的说喜欢他,他没有想抢走苓姐姐的幸福,他不想苓姐姐伤心。

      “还真,你和我过来,你们两个好好待在这,不许偷听”


    风刃看的出羽还真对易茯苓只是姐姐的感情,他告诉还真易茯苓很快就会为了羽族而牺牲,这是不可避免的,她会在那一刻见到片羽才是最幸福的,即使只有一刻也是她等待百年,羽还真明白了,他不会去阻止,只有顺应天意了。

    他们从机枢的残本那里得知蚀骨钉消失会带走白庭君对易茯苓的执念,并爱上他醒来第一眼见到的那个人,也就是羽还真。

    易茯苓也离开,她走时化为韶舞和片羽倾心一吻,漫天星流花也带走了片羽,世间只剩下风天逸。

    一天,风刃表示想和还真单独谈谈。

   “他们两个你一个也不喜欢,天逸就算了,白庭君一个人族皇帝天天在我羽族王爷的府邸,这可不行,你若不喜欢,我和他们说,让他们死了这条心”

    “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们都对我很好,我不想伤害任何一个,父王,我该怎么办,如果他们不喜欢我就好了”还真扑到风刃怀里伤心的哭了起来。

     风刃拍着羽还真的背安慰他“如果你相信父王,你就让父王帮你做决定好不好”

     “嗯,一切都听父王的”

     “王爷说了,小王爷只娶不嫁,羽皇,人皇,你们若是愿意都可嫁进来,不分大小”裴钰看着两位皇帝难看的表情也很无奈

      “开什么玩笑,好歹我做大啊,我可是皇叔的亲侄儿啊”

      “不愿意的即可离开,羽皇陛下,这是王爷的命令,您看?”

   当月十五,白庭君和风天逸同时嫁给了羽还真,这应该是人羽两族历史上最大的事件了,婚礼无比的盛大,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三位新人,共结连理。

     夫妻对拜,送入洞房

     羽还真刚进洞房就发现白庭君和风天逸在比武?“你们怎么自己把盖头掀了,哼”

     “还真,你不要生气,我们在决定谁和你度过这第一夜呢?”

      “你们真是好不要脸,父王说了我还小,还不能宠幸你们,今天洞房不过是一个仪式,父王让我去他那和他睡,你们别打了,早点睡吧,我走了”说完羽还真转身就走。

      “夫君,你第一天叫要我独守空闺,我好可伶啊”

       “风天逸你别恶心我”

      “还真你真的舍得这样对我吗?”

       “庭君哥哥,我真的不能行房,父王说了要等我背上的图案花开了才行,不然伤身子,以后生不了宝宝了”

        “真的,那好吧,不过我才是你哥哥,叫天逸哥哥”风天逸决定为了宝宝忍了,但是不能和白庭君区别对待。

         “好好好,天逸哥哥,庭君哥哥,你们以后是我夫人了,什么都要听我的,乖就给个奖励”然后一人给了一个吻就去找风刃了,留下幸福的呆若木鸡的两人。

          就这样,风天逸和白庭君度过了他们的新婚之夜,一家四口过着幸福(暂时没有性福)又快乐的生活


可否还真(逸真,庭真)

 心好累,先更半章

——————————————————————————---

第八章 上

“风天逸可不可以咋咋呼呼的”风刃训斥完风天逸又大步拉开和羽还真的距离,风天逸也跟上去。

     “还真,我觉得那叔侄俩好奇怪啊,”

     “嗯”羽还真在内心咆哮:当然奇怪,你也很奇怪,除了我没有一个是正常的了。

      “皇叔,回去你就给我和还真赐婚吧,你看他哪儿我就不计较了”风天逸难得笑得如此谄媚,风刃只有一个字的评价:“丑”

     “他可是我的孩子我看他怎么了,风天逸,他可是你是弟弟,你还想和他成婚?”

      “皇叔,我早就去查过羽族历史了,以前王族为了保证血统的纯正,近亲结婚可是常事,后来我父皇因为母后是人类所以废了这一规矩,皇叔你应该是知道的吧?”

      “哈,这是,不过还真是我唯一的孩子,你若要和他成亲,必须还真自愿,还有就是你嫁过来”风刃可以确定风天逸是真心爱还真的,可是还真喜欢天逸吗?还有花神的事,该烦恼的还很多啊,只是天逸这孩子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

     “皇叔,这有差吗?反正以后孩子都姓风,对不对?”

      “(#‵′)凸”



    一行人坐着星辰号来到羽母的住处,羽母告诉了还真的身世,风刃将自己与若真的事一并告知了羽还真,并请求他原谅。还真原谅了风刃,和他一起去拜祭了若真,若真的墓和雪凛父亲在一起,其实每年还真都有来祭拜。

    “还真,你背上的图案是你们羽家特有的标志,男子亦可受孕,你如果有喜欢的男子可以告诉父王,父王给你做主,当然,如果你喜欢女孩也是可以的”

    “我,我喜欢”

     “岳父在上,请受小胥一拜”白庭君和风天逸同时跪下给风刃磕了个头。


山木有枝(all真,主逸真)

终于知道自己码字累的原因是啰嗦,之前abo的那个脑洞

脑洞

简单介绍一下

A -天乾     B-中庸   O-地坤

风天逸,风刃,雪飞霜--A

 羽还真,雨瞳木,向从灵--O  


————————————————————————————————

 “陛下这边”

  “陛下我在这儿”“

   陛下来抓我呀,咯咯”

   金碧辉煌的宫殿中,羽皇风天逸正与宫女们嬉戏打闹,桌上摆满了美酒佳肴,一派奢华。

    这风天逸倒不是昏君,虽喜爱奢华,但也十分勤政,平日不近女色,只是每到这十五月圆之夜便会召集皇宫女官歌姬饮酒作乐。

    “我抓到了,谁啊?这么丰满?”羽皇感受着怀中异常的围度,扯下遮目的绸缎,一张好生气但是还要保持笑容的脸浮现在眼前。

     “雨瞳木!你知不知道你吓到本皇了”风天逸将怀中人一把推开,拍了拍弄皱的衣角。

     “对不起啊,陛下,我刚进来您就抱上来了”雨瞳木表示自己很无辜。


   风天逸有四个侍卫从小伺候,这雨瞳木便是其一。


     “有什么事就快说吧”羽皇有些不耐烦,喝了口酒,虽然他知道雨瞳木来是的原因。

      “羽后还在等您呢,陛下就去看看”雨瞳木累觉不爱,什么苦差事都是他做。

       “本皇说了多少遍了,叫他不要等了,今日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去的”风天逸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迎面走来一排侍卫,领头的便是摄政王的心腹裴钰。

     “裴钰,你怎么有空来这,不过既然来了,就一同作乐吧”

       “陛下,您公务繁忙定是忘了今日是十五,摄政王特让属下来提醒陛下,勿要让羽后伤心啊”

      “本皇的事不用你来提醒”风天逸就知道他的皇叔早就被雪凛给迷昏了才会处处和自己作对。“摆驾清风院”


——————————————————————————————————

     羽还真十二岁时嫁给风天逸,成为羽族的皇后已有三年,他身为贵族,自小受着良好的教育,一言一行无不愧于他皇后的头衔,只是他与羽皇未有夫妻之事。三年前的新婚之夜,洞房花烛本因是人间美事,可羽皇当着他的面嘲笑他不像是地坤,也不配为皇后,还让他在地上睡了一晚。自此,除了按照羽族惯例每月十五来清风院外从不理会他,一切都由雨瞳木传达。

     “羽后,这陛下想必是不会来了,您还是早点歇息吧”向从灵说完就后悔了“羽后您别哭啊,陛下念你年幼,是疼惜您呢?”

     “羽后,羽皇,羽皇马上就到了,您快点准备一下”雨瞳木气喘吁吁的冲进了屋子

      “真的?”羽还真马上破涕为笑了“准备?”

       “羽后,这是飞霜郡主交给属下的,她交代若是羽皇会来务必让您穿上这件衣服,我和瞳木去托住陛下,您快一点啊”向从灵把衣服交给羽还真就拉着还没喘过气的雨瞳木跑了

        (雨瞳木:我要死了,要死了)

       风天逸终于打发走了那两个烦人的家伙,整个清风院今日竟然没有点一盏灯,他推开门,房中也只有一点烛光忽明忽暗,凭着微弱的烛光依稀看到有个身影在晃动,他放轻步子向人影走去。

        “羽还真”风天逸站在人儿的背后叫了他一声

        羽还真正在穿着雪飞霜给他的衣服,羽还真看到衣服的时候就后悔了,一件小肚兜加一件薄纱,还不如不穿呢。

        羽还真被风天逸一吓,抓着的薄纱就落了地,捡也不是不捡也不是“陛下,您来了,我”

     风天逸看着羽还真只穿着一件肚兜,长发及腰,身材虽然不纤细但那张脸却是楚楚可怜,风天逸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哪能不动心,但他一想到羽还真是雪家二少爷就来气,他可不能随了雪家的愿。

    风天逸忍着心中的欲火,想着要如何羞辱羞辱他。羽还真见风天逸没有说话便以为他是接受自己了,大着胆子把头靠在风天逸肩膀说“陛,陛下,让臣妾替您宽衣吧”羽还真羞红了脸,几乎要把脸埋进风天逸的胸膛,手颤颤巍巍的想替风天逸结下腰带。

    风天逸真没想到羽还真会做出如此举动,但也让他想好了然后羞辱他,他一手抓住羽还真的手一手便给了羽还真一巴掌,羽还真顿时觉得头晕目眩倒在了床上,后背的大片春光一览无遗。风天逸倒吸了一口气,他按住羽还真的脖子恶狠狠的说“羽还真,你是和什么人学的这些不三不四的把戏,本皇娶你当皇后是让你管好这后宫,不是让你在这卖弄风骚的,你若这么饥渴,本皇赏你几个侍卫便是,羽后你觉得如何?”

   “陛下,不是这样的,我,我没有,以后我再也不会这样了,呜,您原谅臣妾”羽还真被风天逸的一串话给吓到了,风天逸只是说着玩的,他可没兴趣给自己带绿帽子,可羽还真却真信了。

    “过两日便是四国大典,你作为羽后必须参加,希望你够做到端着得体,可别给本皇丢脸”

     “臣妾遵命”

     


   风天逸带着欲火回到了风烟渡,他身为天乾虽觉醒不久却能很好的控制,没有在羽还真面前散出丝毫。他不屑自己解决更厌恶随便找个地坤这种行径,洗完冷水澡的羽皇终于睡下了,然后他做了一个噩梦,他梦见杜若飞他们四个竟然对羽后上下其手,他上前阻止,他们告诉他命令他们这么做的

   风天逸吓醒后指责自己的变态想法,又因为他们中没有天乾而感到放心,当然他这一天对四位都没有什么好脸色。

   

 ——————————————————————————————

车总是会有的

可否还真{逸真,庭真}

 第七章

“你们先退下吧”风刃撤走了一众侍卫,“羽还真,把衣服穿好,我们回南羽都”

   “你们凭什么叫他回南羽都”白庭君抢过话,还真可是要和我回霜城的

    “就凭他是羽人”风天逸戏笑道

     羽还真已经把衣服穿好了,白了一眼风天逸“可是我现在可是通缉的犯人,在你们眼里我早就不是羽人了,庭君哥哥肯收留我,他是好人和你们不一样,你们放心,我恨的是风家,不会帮着人族伤害羽族的”

     风天逸感叹他的还真还是那么单纯,但更担心被白庭君利用“羽还真你是傻子吗?白庭君他带你走不是为了让你帮着他对付羽族,难道是喜欢你不成?”

    “风天逸,你”

      “是,我是喜欢还真”

     “庭君哥哥,你不要乱说啊”羽还真也不知道白庭君是真心的还是为了气风天逸,白庭君就这样说喜欢他,他的心好像跳的更快了。

      “羽还真啊羽还真,你看看那白庭君竟然说出这种话,还不是想要利用你,他对易茯苓如何你应该心知肚明”风天逸看着羽还真皱着眉头想是被他说动了。

      白庭君虽然气风天逸如此污蔑他,但说的确实有理,喜欢上羽还真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没有了蚀骨钉以后他觉得对易茯苓的爱也随之消散了,反而是对羽还真产生感情,既然易茯苓有了风天逸,而自己也喜欢上了羽还真,可以说上皆大欢喜了吧,可这风天逸又半路杀出来不知道想做什么。

       “还真,我是真的喜欢你,我本来想到了霜城就和你表白的,没想到...”白庭君怨念的瞪了一眼风天逸“我会向你证明我有多爱你”

        “朝三暮四”

        “风天逸你给我闭嘴”

        “你一个人族太子竟然我羽皇闭嘴?可笑”

        “都不要吵了,太子,这是我们羽族的事,为了人羽两族的和平,我希望你不要再插手了”风刃看着他的侄子还是如此不沉稳,还有那个白庭君也是就只知道情爱,这人羽两族的将来真是岌岌可危啊

          “不行,我是不会让你们再伤害他的,风刃,你看看他的手,我会发现把他交给你吗?”白庭君这一下说道了风刃的痛处,当时他以为羽还真是先皇的私生子,只想保他性命而已,他不想给风天逸制造不必要的麻烦。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只求还真可以原谅他这个狠心的父亲。

          “羽还真,你过来,我和你说说你母亲的事”

          “母亲?你对她做什么了,你不要伤害她”说着羽还真就要哭出来了,他没想到他们竟然会拿他母亲威胁他

           风天逸知道这小傻瓜肯定误会了,急忙想向他解释却被风刃拦了下来“我们不会伤害她的,只要你和我回去”

           “好,我和你们回去”

            “我也去”

          风天逸对白庭君跟着一起回去是拒绝的,但是他非要羽还真给他治伤,有伤找大夫啊,找羽还真有什么用。风天逸和风刃走在前面,风天逸凑到风刃耳边“皇叔,你确定了羽还真就是若真的孩子了?”

          “不会错的,刚才在温泉我看的一清二楚”

           “你看他哪了”风天逸突然大叫,成功的吓到了跟在后面的羽还真,还有可怜皇叔的耳朵。


可否还真(逸真 庭真)

“那年我满十六,你父皇为我庆生建了座别院,我就是在那里遇见的若真,他从天而降,把我最喜欢的一排绿竹给削断了,自己也受了伤晕了过去。我本想他醒后就派人送他回去,可是他醒了也说不清,我才明白他是一个痴儿。如此我便把他留在别院,我们朝夕相处,我也无法自拔的爱上了他,我不知道他爱不爱我,但我知道他和我在一起很快乐。”风刃回想起那段时光不由的上扬了嘴角,风天逸从未见过这样的风刃,也许有,在他很小的时候。

   转而,风刃的脸色又暗了下去“可是有一天他突然不见,我怎么找也找不到他,后来我遇见他便是在雪家,我才知道他雪家明媒正娶了三年的侧夫人,我终日买醉,你父皇看不下去来劝我,我也把一切和他说了,他大为震惊后表示如果我愿意他愿意出面让雪大人把若真赐给我。我当时不想你父皇君臣不和,也不想让若真背负骂名,我偷偷的去见了若真,他看起来很幸福,我也知道雪大人对他十分疼爱我便放心了,而后我离开南羽都四方游历。”

   “天逸,你有在听吗?”风刃看着他呆滞的侄子,摇了摇头。

   “嗯,难怪羽还真那么笨,原来是随了他母亲啊”风天逸一脸恍然大悟

    “你。。。”风刃觉得要给他这个侄子气死了

     “皇叔不要生气,我只是想缓和一下气氛嘛”风天逸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又继续说道:“后来你也有了茵梦婶婶了,也很恩爱,也算是各自安好吧?”

   “你是在怪我对若真不忠?”

     “这句话是你自己说的啊,这么多年了,只听过你叫茵梦婶婶,如果不是还真的事你早把他忘记了,你也不想想,若还真真的是你的孩子,那他母亲在雪家能过的好吗?随便一个人对他好一点就像大恩大德一样,他和易茯苓才认识多久,就姐姐姐姐的叫不停”

      “你还真多抱怨,当我回到南羽的时候若真已经病逝,雪大人处理完若真的后事也心力交瘁而死。才一年,我离开只有一年。你父皇找到我让娶茵梦,我的心已经死了不可能再娶他人了。他告诉我茵梦是羽家的人。若真,茵梦,若真是茵梦的哥哥啊,而当时羽氏一族就只剩下茵梦一人了。”

    “哥哥?我没听错吧?还真的母亲是男的?还有,羽家虽然没落了,但我所知还是有很多羽姓,为何说只剩她一人。”风天逸觉得他的智商有些不够用了。

    “事情是有些复杂,经历那些事的人都已经不在了,我所知道的也只有一些,有时间我再和你说,前面都是树林,看来我们要步行了”

   


     “哇,真的好美啊,水温也很合适,白庭君,谢谢你带我来这里”羽还真边说边着衣带,他身上都是些小物件,解起来也费事

      “还真,我们也认识很久了,你别老说白庭君的叫,你可以叫我庭君,也可以和苓儿一样叫我庭君哥哥”白庭君看着羽还真毫不在意的脱着衣服,不知道该不该看他,不看吧又有点做贼心虚,看吧又怕自己想入非非

      “我先下去了,庭君哥哥”还不等白庭君反应,羽还真已经下了水。“你也快下来啊,哦,我知道庭君哥哥一定是害羞了,我不看”说着就转过身还用手遮住眼睛。

      “还真我给你按按吧”

       “堂堂太子爷还会这伺候人的活”

       “试试不就知道了”

        “还真,你皮肤好光滑啊”

        “那当然,羡慕吧”

        “你背上怎么还有个花骨朵儿的图案”

        “庭君哥哥你别摸,好痒啊,我娘说我生下来就有了”

      “羽还真你在干什么,白庭君你还不把你的咸猪手给我拿开”风天逸觉得自己脑袋要炸了,他看见什么了,白庭君那个人面兽心的家伙竟然在摸着羽还真的背,更气的是羽还真还不阻止,还庭君哥哥,他是被易茯苓上身了吗?

       “风天逸!”羽还真和白庭君异口同声的说,然后随着风刃的出现,十几个侍卫将温泉围了起来。

        羽还真汗颜,虽然他们都是男的,但是被这么多人看着还真的挺不好意思啊


可否还真(逸真 ,庭真)

第五章


“报,主上”一个探子行色匆匆赶来,跪在二人面前,而后才发现风天逸也在“拜见羽皇陛下”

“不必多礼,快说”风天逸想定是羽还真的消息了

 密探看向风刃,得到示意“消息来报,羽还真和人族太子白庭君在一起,看他们行程方向应该是要去霜城”

 “白庭君,他不来找易茯苓却带着羽还真回霜城?”风天逸觉得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白庭君一定是要利用羽还真对付他“皇叔,这下该怎么办?”

  “他们距离霜城还有多远”风刃看似平静内心却也同风天逸一样担心

  “他们距离霜城不远,但是两人脚程非常慢,不像是赶路,倒像是一路游山玩水,吃一顿饭就好几个时辰,如果我们现在出发,明天早上就能赶上他们了”

“很好,如果他们加快脚程你们就想办法拖延”风刃虽然想不通白庭君的做法,但他没有伤害羽还真就无需担心“天逸,带几个人,我们坐星辰号出发”


  


“白庭君,我们这样是不是走的有些慢了,还有我们真的不用先去救苓姐姐吗?”羽还真啃着包子嘟嘟呐呐说。

“不急,这一路还有好多好吃的,我们为什么要去就苓儿,她喜欢风天逸,我何必去破坏呢?”白庭君说着又将一块桂花糕夹到羽还真碗里“今日我们就在客栈歇一宿,待明儿过了前面那座山就到霜城了,那山中有一处天然温泉,能够强身健体,路过的时候我们顺便去试试,你看如何?”

  “白庭君,我知道你心里难受,你为苓姐姐受了那么多的苦,她却还是选择了风天逸,你要是难受就和我说,不要憋在心里,你真的放下苓姐姐了吗?”

  “还真,我真的放下了,如果我对苓儿还有感情,那也是兄妹之情,到底去不去啊”

“去,泡泡温泉也能放松身心,最近是很累了”羽还真见白庭君的回答甚是差异,他知道白庭君不可能放弃易茯苓,除非两种可能,一是忍痛成全,但这与他之前的奋不顾身又相违背,他那么固执,不是一瞬可想通的。那问题一定是在蚀骨钉上,难道是指可怕的事,一定有所关联,如此羽还真下定决心到霜城寻到师傅记载蚀骨钉更多书籍,治好白庭君。


星辰号中

  “皇叔,明日便可以见到还真了,你现在要不要和我说说你的事”风天逸看着愁容满面的风刃,小心翼翼的开了口。风刃也不回答他,他有些尴尬。

  “我们到内阁说去吧”风刃说完劲直走向内阁,风天逸随后也跟了进去。风刃做在窗边,望着窗外开始说起了今日一早发生的事。


  雪家密谋造反满门抄斩,羽还真的母亲却无事,庇佑他的是先皇的免死金牌,免死金牌只有一块,保一人之命。风刃得知后只想此人也许是先皇的情人,那羽还真也许是风家子嗣,便放过了羽还真。知道处理完易茯苓的事才去找羽母确认此事。风刃见到羽母便觉事有蹊跷,羽母长相平平,毫无贵族气质,只是一平凡妇人,怎能得雪凛父亲和先皇的宠爱,甚至赐予免死金牌。

   风刃寥寥几句便让妇人交代了她所知道的一切,她不是羽还真的生母,也不是雪家侧夫人,而羽还真也不是雪家庶子,而是侧夫人和别人的私生子,免死金牌是侧夫人留给羽还真的。

   雪家的侧夫人。风刃想起了那个人,他决定要永远忘记的人。



可否还真(逸真,庭真)

明明都想好剧情了,但是写的时候还是很漫长,就是文笔太渣无法表达到位

————————————————————————————————————

“我的菜啊”羽还真幽怨的看着白庭君“你为什么想知道啊?”

    白庭君眼神闪躲,然后又是一笑“喔,我有看到书中有谈到一些关于这个的,觉得十分的神奇,所以想多了解一些”白庭君确实是看过,只不过当时他只觉得可笑,既然女子可以传宗接代为何还要男子来生子多此一举,更何况如果是和女子一般的受孕,两个男人做那种事他可不想。如今他却对此事十分好奇,他和羽人也相处许久,从未听说过生子一事。

  “原来你是在书上看到的啊,我还想你怎么可能知道呢?这件事在羽族是禁止谈论的。我只知道羽族的男子并不是都能生子的,应该和血统有关吧,就像并不是所有的羽人都可以展翼一样,但至今为止我也没有见到过。”

   白庭君没有说话略有些失落,羽还真只当他是因为没有解开问题所以不开心,就像自己之前以为渊海天工已经全部销毁了一样,就没在说下去了。

   “对了,还真,我的属下今天来找我了,他告诉我母皇失踪已久,我必须尽快回霜城,你也和我回去吧”

  “我是羽族的,这时候去霜城不太好吧,我就在这里等你回来好了”

  “羽族视你为逃犯,你一个人在这我不放心,再说了,我伤还没好透,也需要人照顾我啊,你和我去霜城,我就带你吃遍霜城美食作为答谢,你说好不好”

 “好”


羽族皇宫


“羽皇”雨瞳木看见易茯苓也在便闭了口

“有什么事就说吧”

“探子禀报今日摄政王派人去巡查羽还真所在之处,不知为何,特来禀告陛下”

    风天逸皱着眉头,心中又泛起了愁思,皇叔告诉他不会伤害羽还真,为何又要去寻他

“天逸”易茯苓抓着风天逸的手“你千万不能让风刃伤害还真”

风天逸拍了拍易茯苓的手安慰他“放心吧,我会派人跟着的,我去找皇叔,你在这里等我”

易茯苓本来也想跟着去,但是风天逸已经走出房门了,她相信风天逸可以解决的,自己去了也于事无补,甚至会惹怒风刃,只要在这里等着就好。

   风天逸来到风刃府邸,风刃好像知道他会来一样

“我不是告诉你我不会伤害他吗?你又来干什么?”

“我听说你在找他,不知道是什么事,只是想知道而已”

“那你也知道我今天去见了羽还真的母亲的事?”

“羽还真的母亲?”风天逸觉得更混乱了,皇叔为什么要见还真的母亲,他开始怀疑风刃阻止他们在一起的原因不是因为他

而是羽还真

“您为什么去见他母亲,您把所有事都告诉我好吗?”风天逸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他等着的那个答案

“有些事我还不能够确定,也出乎了我的预料,所以我要找到羽还真去确认一些事。有些事在我心里埋藏了太久,知晓的人都陆续离开了,我以为我不会再想起那些事情了,那是我这辈子做到最大的错事”


逸真!abo!脑洞(ˉ▽ ̄~) 切~~

    风天逸毫无疑问是强势的alpha,他的羽后羽还真是Omega但未醒,风天逸因为羽还真的哥哥雪凛在朝上总是帮着他的皇叔风刃和他作对而讨厌他,并且怀疑羽还真并非Omega而是beta。因为Omega一般柔弱而美丽(瘦),但羽还真精神而可爱(胖)。风天逸常常拿这件事嘲笑他,羽还真心里难受也怀疑自己不是Omega,为了雪家装作不在乎,对风天逸言听计从。

    羽族一年一度的庆典上所有王公贵族都齐聚在皇家别院,期间羽皇喝多了想走走吹吹风,羽还真跟在背后被羽皇发现了。羽皇生气啊,就嘲讽他啊不是Omega啊,就算摸啊亲啊也不会有感觉的,真的就动手动口了啊,然后羽还真就提前觉醒了啊。羽皇就怂了啊,因为真真才14啊,又是雪凛的弟弟啊,自己不喜欢他啊什么的就逃了。回去冷静想一下不放心回去找发现人已经不见了,派人找了整个别院都没找到

   第二天别院门口出现了一顶轿子,里面坐的就是晕着的羽后,身上散发的都是alpha的味道,是被标记了。风天逸气的不行,羽还真醒来就只知道哭,表示什么都不记得了。风天逸表面很嫌弃羽还真,实际在调查标记他的人是谁?结果发现竟然有那么多人都喜欢羽还真,作案动机明显,但一一排除了,最后发现那个味道很熟悉,就是他的皇叔风刃。。。。

——————————————————————-——

最近在练习开车,等考到驾照就把车子开上吾还



逸真 还只是一个不成熟的想法

脑洞而已

风天逸对羽还真一见钟情封为其为羽后,雪凛为了弟弟也不难为羽皇和风刃双宿双飞养老去了。

羽族人丁稀少,兵力不足是个大问题,羽还真想帮羽皇解决这个难题,开始研究(类似分身?)结果就把自己给分了,两个羽还真没有什么不同,甚至一方受伤另一方也会感觉疼痛

羽还真怕风天逸担心决定一个回皇宫一个继续在清风院研究如何变回去

结果羽还真刚回去就被风天逸往床上拉(没有驾照没办法开车自己体会)

另一边认真研究的羽还真发现身体突然有异样(你们懂得)没办法,只能一边骂着风天逸,一边骂着自己

结束后羽还真忍着疲惫到皇宫里去找羽还真,风天逸还没走就看呆了

结局就是羽皇大人左拥右抱两还真啦

————————羽皇真幸福线————————————————

发现自己废话很多,有没有人来开车啊

可否还真(庭真,逸真)

第三章(这一章都没敢打逸真的tag)

  羽还真看着正在做饭的白庭君出了神,白庭君拿着刀片着肉的样子有模有样的,他还真没想到堂堂的人族太子竟然会下厨,也许只是做个样子,毕竟饭好吃才是最重要的。

  羽还真一想到食物就莫名开心都笑出了声,白庭君转过头来看了羽还真一眼,温柔的对他笑了。羽还真这才回过神来,在心里默默的责备自己一遇上吃的就忘了正事。

  今天早晨羽还真醒来发现旁边的白庭君不见了,他生气白庭君果然是欺骗他的,又气自己明明知道他要走还睡下去了。现在还能怎么办呢,白庭君这一点是他最讨厌的,不能为大局着想,好好的一个太子成什么样了,这次估计也是凶多吉少了。身边的哥哥姐姐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整天情情爱爱,却没有一个看的明白,还不如他一个十六岁的少年,也许是师傅的那一番话让他领悟了,不是有多喜欢,而是有多依赖。师傅果然是师傅,如果师傅在这也许可以让他劝劝白庭君放弃苓姐姐。

  羽还真想了想还是认命了,去找白庭君吧,兴许他还没被风天逸杀了。他疾步走向门口,门明明是开的啊,怎么突然眼前全暗了,他撞到门了?羽还真一想事情的时候四肢就会变笨,身体往后倒去,他感觉有什么环着他的腰,他的面前是一块小小的玉坠,他顺着玉坠向上看去,白庭君的笑脸赫然的出现在他面前,更让他惊吓的是白庭君的手环着他的腰,他生气的推开了白庭君。

  “你没有走,你去哪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都和你说了不好好休息会有可怕的事情发生,也许你会性情大变,变成,变成,风天逸那个样子”羽还真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想到风天逸,他只是想说一种可怕的生物吓唬吓唬白庭君

   白庭君还是很温柔的笑着看着他,羽还真有一些害怕,风天逸以前也这么看着他,虽然是带着妖艳贱货霸道羽皇的笑容。

   “哪,给你的,饿了吧,想吃什么?”白庭君给了羽还真一个果子,羽还真突然感动的想哭,这几个月可都是他在给别人找吃的,今天终于有人给他吃的了。

    “你找了什么来,我都行,我不挑食的”当然如果好吃一点就更好了,白庭君点了点头就走去厨房了,羽还真看着他的背影,是去买了新衣服了吗?发髻也认真梳理了,和昨日简直判若两人,更像他还在星辰阁时的样子,温文尔雅又意气风发。

  “发什么呆,饭好了”白庭君手端着菜用手肘碰了碰羽还真的肩膀,羽还真想今天呆了好几次了,一定是没吃饱的原因。

   白庭君放了一盘生鱼片在羽还真面前,羽还真又呆了,敢情另外三道菜都是他自己一个人吃的?

   “羽族好像只吃生冷的食物是不是,抱歉,我只会做这个”

   “不是的,羽族可以吃热的,为什么不吃我也不知道,我有一次误吃了人类的食物,很好吃的,我一直都好想再尝尝。”

   “对身体不会有什么影响吧”

   “不会的,放心吧,我先吃啦”

    羽还真觉得人类的食物真是太好吃了,花样又多,白庭君的做的都那么好吃,人类的厨子岂不是。。。羽还真沉浸在美食当中,白庭君嘴里叨咕什么他也没听见。

    “还真,我 问你一个问题?”白庭君有些不好意思

   “嗯嗯”羽还真嘴里塞满了食物,如此粗鲁的吃法也只有他可以吃的这么可爱吧。

  “我听说你们羽族男子也可以受孕生...””白庭君子字还未说出就被羽还真喷了,桌上的菜无一幸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