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吱小酒

可否还真(逸真,庭真)

明明都想好剧情了,但是写的时候还是很漫长,就是文笔太渣无法表达到位

————————————————————————————————————

“我的菜啊”羽还真幽怨的看着白庭君“你为什么想知道啊?”

    白庭君眼神闪躲,然后又是一笑“喔,我有看到书中有谈到一些关于这个的,觉得十分的神奇,所以想多了解一些”白庭君确实是看过,只不过当时他只觉得可笑,既然女子可以传宗接代为何还要男子来生子多此一举,更何况如果是和女子一般的受孕,两个男人做那种事他可不想。如今他却对此事十分好奇,他和羽人也相处许久,从未听说过生子一事。

  “原来你是在书上看到的啊,我还想你怎么可能知道呢?这件事在羽族是禁止谈论的。我只知道羽族的男子并不是都能生子的,应该和血统有关吧,就像并不是所有的羽人都可以展翼一样,但至今为止我也没有见到过。”

   白庭君没有说话略有些失落,羽还真只当他是因为没有解开问题所以不开心,就像自己之前以为渊海天工已经全部销毁了一样,就没在说下去了。

   “对了,还真,我的属下今天来找我了,他告诉我母皇失踪已久,我必须尽快回霜城,你也和我回去吧”

  “我是羽族的,这时候去霜城不太好吧,我就在这里等你回来好了”

  “羽族视你为逃犯,你一个人在这我不放心,再说了,我伤还没好透,也需要人照顾我啊,你和我去霜城,我就带你吃遍霜城美食作为答谢,你说好不好”

 “好”


羽族皇宫


“羽皇”雨瞳木看见易茯苓也在便闭了口

“有什么事就说吧”

“探子禀报今日摄政王派人去巡查羽还真所在之处,不知为何,特来禀告陛下”

    风天逸皱着眉头,心中又泛起了愁思,皇叔告诉他不会伤害羽还真,为何又要去寻他

“天逸”易茯苓抓着风天逸的手“你千万不能让风刃伤害还真”

风天逸拍了拍易茯苓的手安慰他“放心吧,我会派人跟着的,我去找皇叔,你在这里等我”

易茯苓本来也想跟着去,但是风天逸已经走出房门了,她相信风天逸可以解决的,自己去了也于事无补,甚至会惹怒风刃,只要在这里等着就好。

   风天逸来到风刃府邸,风刃好像知道他会来一样

“我不是告诉你我不会伤害他吗?你又来干什么?”

“我听说你在找他,不知道是什么事,只是想知道而已”

“那你也知道我今天去见了羽还真的母亲的事?”

“羽还真的母亲?”风天逸觉得更混乱了,皇叔为什么要见还真的母亲,他开始怀疑风刃阻止他们在一起的原因不是因为他

而是羽还真

“您为什么去见他母亲,您把所有事都告诉我好吗?”风天逸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他等着的那个答案

“有些事我还不能够确定,也出乎了我的预料,所以我要找到羽还真去确认一些事。有些事在我心里埋藏了太久,知晓的人都陆续离开了,我以为我不会再想起那些事情了,那是我这辈子做到最大的错事”


评论(9)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