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吱小酒

可否还真(逸真 ,庭真)

第五章


“报,主上”一个探子行色匆匆赶来,跪在二人面前,而后才发现风天逸也在“拜见羽皇陛下”

“不必多礼,快说”风天逸想定是羽还真的消息了

 密探看向风刃,得到示意“消息来报,羽还真和人族太子白庭君在一起,看他们行程方向应该是要去霜城”

 “白庭君,他不来找易茯苓却带着羽还真回霜城?”风天逸觉得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白庭君一定是要利用羽还真对付他“皇叔,这下该怎么办?”

  “他们距离霜城还有多远”风刃看似平静内心却也同风天逸一样担心

  “他们距离霜城不远,但是两人脚程非常慢,不像是赶路,倒像是一路游山玩水,吃一顿饭就好几个时辰,如果我们现在出发,明天早上就能赶上他们了”

“很好,如果他们加快脚程你们就想办法拖延”风刃虽然想不通白庭君的做法,但他没有伤害羽还真就无需担心“天逸,带几个人,我们坐星辰号出发”


  


“白庭君,我们这样是不是走的有些慢了,还有我们真的不用先去救苓姐姐吗?”羽还真啃着包子嘟嘟呐呐说。

“不急,这一路还有好多好吃的,我们为什么要去就苓儿,她喜欢风天逸,我何必去破坏呢?”白庭君说着又将一块桂花糕夹到羽还真碗里“今日我们就在客栈歇一宿,待明儿过了前面那座山就到霜城了,那山中有一处天然温泉,能够强身健体,路过的时候我们顺便去试试,你看如何?”

  “白庭君,我知道你心里难受,你为苓姐姐受了那么多的苦,她却还是选择了风天逸,你要是难受就和我说,不要憋在心里,你真的放下苓姐姐了吗?”

  “还真,我真的放下了,如果我对苓儿还有感情,那也是兄妹之情,到底去不去啊”

“去,泡泡温泉也能放松身心,最近是很累了”羽还真见白庭君的回答甚是差异,他知道白庭君不可能放弃易茯苓,除非两种可能,一是忍痛成全,但这与他之前的奋不顾身又相违背,他那么固执,不是一瞬可想通的。那问题一定是在蚀骨钉上,难道是指可怕的事,一定有所关联,如此羽还真下定决心到霜城寻到师傅记载蚀骨钉更多书籍,治好白庭君。


星辰号中

  “皇叔,明日便可以见到还真了,你现在要不要和我说说你的事”风天逸看着愁容满面的风刃,小心翼翼的开了口。风刃也不回答他,他有些尴尬。

  “我们到内阁说去吧”风刃说完劲直走向内阁,风天逸随后也跟了进去。风刃做在窗边,望着窗外开始说起了今日一早发生的事。


  雪家密谋造反满门抄斩,羽还真的母亲却无事,庇佑他的是先皇的免死金牌,免死金牌只有一块,保一人之命。风刃得知后只想此人也许是先皇的情人,那羽还真也许是风家子嗣,便放过了羽还真。知道处理完易茯苓的事才去找羽母确认此事。风刃见到羽母便觉事有蹊跷,羽母长相平平,毫无贵族气质,只是一平凡妇人,怎能得雪凛父亲和先皇的宠爱,甚至赐予免死金牌。

   风刃寥寥几句便让妇人交代了她所知道的一切,她不是羽还真的生母,也不是雪家侧夫人,而羽还真也不是雪家庶子,而是侧夫人和别人的私生子,免死金牌是侧夫人留给羽还真的。

   雪家的侧夫人。风刃想起了那个人,他决定要永远忘记的人。



评论(3)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