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吱小酒

可否还真{逸真,庭真}

 第七章

“你们先退下吧”风刃撤走了一众侍卫,“羽还真,把衣服穿好,我们回南羽都”

   “你们凭什么叫他回南羽都”白庭君抢过话,还真可是要和我回霜城的

    “就凭他是羽人”风天逸戏笑道

     羽还真已经把衣服穿好了,白了一眼风天逸“可是我现在可是通缉的犯人,在你们眼里我早就不是羽人了,庭君哥哥肯收留我,他是好人和你们不一样,你们放心,我恨的是风家,不会帮着人族伤害羽族的”

     风天逸感叹他的还真还是那么单纯,但更担心被白庭君利用“羽还真你是傻子吗?白庭君他带你走不是为了让你帮着他对付羽族,难道是喜欢你不成?”

    “风天逸,你”

      “是,我是喜欢还真”

     “庭君哥哥,你不要乱说啊”羽还真也不知道白庭君是真心的还是为了气风天逸,白庭君就这样说喜欢他,他的心好像跳的更快了。

      “羽还真啊羽还真,你看看那白庭君竟然说出这种话,还不是想要利用你,他对易茯苓如何你应该心知肚明”风天逸看着羽还真皱着眉头想是被他说动了。

      白庭君虽然气风天逸如此污蔑他,但说的确实有理,喜欢上羽还真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没有了蚀骨钉以后他觉得对易茯苓的爱也随之消散了,反而是对羽还真产生感情,既然易茯苓有了风天逸,而自己也喜欢上了羽还真,可以说上皆大欢喜了吧,可这风天逸又半路杀出来不知道想做什么。

       “还真,我是真的喜欢你,我本来想到了霜城就和你表白的,没想到...”白庭君怨念的瞪了一眼风天逸“我会向你证明我有多爱你”

        “朝三暮四”

        “风天逸你给我闭嘴”

        “你一个人族太子竟然我羽皇闭嘴?可笑”

        “都不要吵了,太子,这是我们羽族的事,为了人羽两族的和平,我希望你不要再插手了”风刃看着他的侄子还是如此不沉稳,还有那个白庭君也是就只知道情爱,这人羽两族的将来真是岌岌可危啊

          “不行,我是不会让你们再伤害他的,风刃,你看看他的手,我会发现把他交给你吗?”白庭君这一下说道了风刃的痛处,当时他以为羽还真是先皇的私生子,只想保他性命而已,他不想给风天逸制造不必要的麻烦。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只求还真可以原谅他这个狠心的父亲。

          “羽还真,你过来,我和你说说你母亲的事”

          “母亲?你对她做什么了,你不要伤害她”说着羽还真就要哭出来了,他没想到他们竟然会拿他母亲威胁他

           风天逸知道这小傻瓜肯定误会了,急忙想向他解释却被风刃拦了下来“我们不会伤害她的,只要你和我回去”

           “好,我和你们回去”

            “我也去”

          风天逸对白庭君跟着一起回去是拒绝的,但是他非要羽还真给他治伤,有伤找大夫啊,找羽还真有什么用。风天逸和风刃走在前面,风天逸凑到风刃耳边“皇叔,你确定了羽还真就是若真的孩子了?”

          “不会错的,刚才在温泉我看的一清二楚”

           “你看他哪了”风天逸突然大叫,成功的吓到了跟在后面的羽还真,还有可怜皇叔的耳朵。


评论(11)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