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吱小酒

山木有枝(all真,主逸真)

终于知道自己码字累的原因是啰嗦,之前abo的那个脑洞

脑洞

简单介绍一下

A -天乾     B-中庸   O-地坤

风天逸,风刃,雪飞霜--A

 羽还真,雨瞳木,向从灵--O  


————————————————————————————————

 “陛下这边”

  “陛下我在这儿”“

   陛下来抓我呀,咯咯”

   金碧辉煌的宫殿中,羽皇风天逸正与宫女们嬉戏打闹,桌上摆满了美酒佳肴,一派奢华。

    这风天逸倒不是昏君,虽喜爱奢华,但也十分勤政,平日不近女色,只是每到这十五月圆之夜便会召集皇宫女官歌姬饮酒作乐。

    “我抓到了,谁啊?这么丰满?”羽皇感受着怀中异常的围度,扯下遮目的绸缎,一张好生气但是还要保持笑容的脸浮现在眼前。

     “雨瞳木!你知不知道你吓到本皇了”风天逸将怀中人一把推开,拍了拍弄皱的衣角。

     “对不起啊,陛下,我刚进来您就抱上来了”雨瞳木表示自己很无辜。


   风天逸有四个侍卫从小伺候,这雨瞳木便是其一。


     “有什么事就快说吧”羽皇有些不耐烦,喝了口酒,虽然他知道雨瞳木来是的原因。

      “羽后还在等您呢,陛下就去看看”雨瞳木累觉不爱,什么苦差事都是他做。

       “本皇说了多少遍了,叫他不要等了,今日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去的”风天逸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迎面走来一排侍卫,领头的便是摄政王的心腹裴钰。

     “裴钰,你怎么有空来这,不过既然来了,就一同作乐吧”

       “陛下,您公务繁忙定是忘了今日是十五,摄政王特让属下来提醒陛下,勿要让羽后伤心啊”

      “本皇的事不用你来提醒”风天逸就知道他的皇叔早就被雪凛给迷昏了才会处处和自己作对。“摆驾清风院”


——————————————————————————————————

     羽还真十二岁时嫁给风天逸,成为羽族的皇后已有三年,他身为贵族,自小受着良好的教育,一言一行无不愧于他皇后的头衔,只是他与羽皇未有夫妻之事。三年前的新婚之夜,洞房花烛本因是人间美事,可羽皇当着他的面嘲笑他不像是地坤,也不配为皇后,还让他在地上睡了一晚。自此,除了按照羽族惯例每月十五来清风院外从不理会他,一切都由雨瞳木传达。

     “羽后,这陛下想必是不会来了,您还是早点歇息吧”向从灵说完就后悔了“羽后您别哭啊,陛下念你年幼,是疼惜您呢?”

     “羽后,羽皇,羽皇马上就到了,您快点准备一下”雨瞳木气喘吁吁的冲进了屋子

      “真的?”羽还真马上破涕为笑了“准备?”

       “羽后,这是飞霜郡主交给属下的,她交代若是羽皇会来务必让您穿上这件衣服,我和瞳木去托住陛下,您快一点啊”向从灵把衣服交给羽还真就拉着还没喘过气的雨瞳木跑了

        (雨瞳木:我要死了,要死了)

       风天逸终于打发走了那两个烦人的家伙,整个清风院今日竟然没有点一盏灯,他推开门,房中也只有一点烛光忽明忽暗,凭着微弱的烛光依稀看到有个身影在晃动,他放轻步子向人影走去。

        “羽还真”风天逸站在人儿的背后叫了他一声

        羽还真正在穿着雪飞霜给他的衣服,羽还真看到衣服的时候就后悔了,一件小肚兜加一件薄纱,还不如不穿呢。

        羽还真被风天逸一吓,抓着的薄纱就落了地,捡也不是不捡也不是“陛下,您来了,我”

     风天逸看着羽还真只穿着一件肚兜,长发及腰,身材虽然不纤细但那张脸却是楚楚可怜,风天逸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哪能不动心,但他一想到羽还真是雪家二少爷就来气,他可不能随了雪家的愿。

    风天逸忍着心中的欲火,想着要如何羞辱羞辱他。羽还真见风天逸没有说话便以为他是接受自己了,大着胆子把头靠在风天逸肩膀说“陛,陛下,让臣妾替您宽衣吧”羽还真羞红了脸,几乎要把脸埋进风天逸的胸膛,手颤颤巍巍的想替风天逸结下腰带。

    风天逸真没想到羽还真会做出如此举动,但也让他想好了然后羞辱他,他一手抓住羽还真的手一手便给了羽还真一巴掌,羽还真顿时觉得头晕目眩倒在了床上,后背的大片春光一览无遗。风天逸倒吸了一口气,他按住羽还真的脖子恶狠狠的说“羽还真,你是和什么人学的这些不三不四的把戏,本皇娶你当皇后是让你管好这后宫,不是让你在这卖弄风骚的,你若这么饥渴,本皇赏你几个侍卫便是,羽后你觉得如何?”

   “陛下,不是这样的,我,我没有,以后我再也不会这样了,呜,您原谅臣妾”羽还真被风天逸的一串话给吓到了,风天逸只是说着玩的,他可没兴趣给自己带绿帽子,可羽还真却真信了。

    “过两日便是四国大典,你作为羽后必须参加,希望你够做到端着得体,可别给本皇丢脸”

     “臣妾遵命”

     


   风天逸带着欲火回到了风烟渡,他身为天乾虽觉醒不久却能很好的控制,没有在羽还真面前散出丝毫。他不屑自己解决更厌恶随便找个地坤这种行径,洗完冷水澡的羽皇终于睡下了,然后他做了一个噩梦,他梦见杜若飞他们四个竟然对羽后上下其手,他上前阻止,他们告诉他命令他们这么做的

   风天逸吓醒后指责自己的变态想法,又因为他们中没有天乾而感到放心,当然他这一天对四位都没有什么好脸色。

   

 ——————————————————————————————

车总是会有的

评论(14)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