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吱小酒

可否还真(逸真 庭真)

“那年我满十六,你父皇为我庆生建了座别院,我就是在那里遇见的若真,他从天而降,把我最喜欢的一排绿竹给削断了,自己也受了伤晕了过去。我本想他醒后就派人送他回去,可是他醒了也说不清,我才明白他是一个痴儿。如此我便把他留在别院,我们朝夕相处,我也无法自拔的爱上了他,我不知道他爱不爱我,但我知道他和我在一起很快乐。”风刃回想起那段时光不由的上扬了嘴角,风天逸从未见过这样的风刃,也许有,在他很小的时候。

   转而,风刃的脸色又暗了下去“可是有一天他突然不见,我怎么找也找不到他,后来我遇见他便是在雪家,我才知道他雪家明媒正娶了三年的侧夫人,我终日买醉,你父皇看不下去来劝我,我也把一切和他说了,他大为震惊后表示如果我愿意他愿意出面让雪大人把若真赐给我。我当时不想你父皇君臣不和,也不想让若真背负骂名,我偷偷的去见了若真,他看起来很幸福,我也知道雪大人对他十分疼爱我便放心了,而后我离开南羽都四方游历。”

   “天逸,你有在听吗?”风刃看着他呆滞的侄子,摇了摇头。

   “嗯,难怪羽还真那么笨,原来是随了他母亲啊”风天逸一脸恍然大悟

    “你。。。”风刃觉得要给他这个侄子气死了

     “皇叔不要生气,我只是想缓和一下气氛嘛”风天逸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又继续说道:“后来你也有了茵梦婶婶了,也很恩爱,也算是各自安好吧?”

   “你是在怪我对若真不忠?”

     “这句话是你自己说的啊,这么多年了,只听过你叫茵梦婶婶,如果不是还真的事你早把他忘记了,你也不想想,若还真真的是你的孩子,那他母亲在雪家能过的好吗?随便一个人对他好一点就像大恩大德一样,他和易茯苓才认识多久,就姐姐姐姐的叫不停”

      “你还真多抱怨,当我回到南羽的时候若真已经病逝,雪大人处理完若真的后事也心力交瘁而死。才一年,我离开只有一年。你父皇找到我让娶茵梦,我的心已经死了不可能再娶他人了。他告诉我茵梦是羽家的人。若真,茵梦,若真是茵梦的哥哥啊,而当时羽氏一族就只剩下茵梦一人了。”

    “哥哥?我没听错吧?还真的母亲是男的?还有,羽家虽然没落了,但我所知还是有很多羽姓,为何说只剩她一人。”风天逸觉得他的智商有些不够用了。

    “事情是有些复杂,经历那些事的人都已经不在了,我所知道的也只有一些,有时间我再和你说,前面都是树林,看来我们要步行了”

   


     “哇,真的好美啊,水温也很合适,白庭君,谢谢你带我来这里”羽还真边说边着衣带,他身上都是些小物件,解起来也费事

      “还真,我们也认识很久了,你别老说白庭君的叫,你可以叫我庭君,也可以和苓儿一样叫我庭君哥哥”白庭君看着羽还真毫不在意的脱着衣服,不知道该不该看他,不看吧又有点做贼心虚,看吧又怕自己想入非非

      “我先下去了,庭君哥哥”还不等白庭君反应,羽还真已经下了水。“你也快下来啊,哦,我知道庭君哥哥一定是害羞了,我不看”说着就转过身还用手遮住眼睛。

      “还真我给你按按吧”

       “堂堂太子爷还会这伺候人的活”

       “试试不就知道了”

        “还真,你皮肤好光滑啊”

        “那当然,羡慕吧”

        “你背上怎么还有个花骨朵儿的图案”

        “庭君哥哥你别摸,好痒啊,我娘说我生下来就有了”

      “羽还真你在干什么,白庭君你还不把你的咸猪手给我拿开”风天逸觉得自己脑袋要炸了,他看见什么了,白庭君那个人面兽心的家伙竟然在摸着羽还真的背,更气的是羽还真还不阻止,还庭君哥哥,他是被易茯苓上身了吗?

       “风天逸!”羽还真和白庭君异口同声的说,然后随着风刃的出现,十几个侍卫将温泉围了起来。

        羽还真汗颜,虽然他们都是男的,但是被这么多人看着还真的挺不好意思啊


评论(3)

热度(70)

  1. 日常吸脸❤喵吱小酒 转载了此文字